難忘家鄉臘月

來源:嘉峪關日報2020年01月22日字體:

難忘家鄉臘月

孫忠信

坐落在“北大荒”的東北老家,每年一進臘月就被一種過年的氣氛罩起來了。農村雖然沒有城里市場上琳瑯滿目的年貨,也沒有商販們高聲叫賣的喧囂,但在那茫茫的原野上,村村落落卻早已被殺年豬、蒸年糕、寫春聯、貼年畫、掃塵、送灶的氣氛烘托得年味十足了。

家鄉在殺年豬這天有擺“村宴”的習慣,即不論是誰家殺年豬,都要一家不落地請全村人大吃一頓。記得幼時學的《莊農雜字》上有這樣一段話:叔嬸大娘,喜聚一堂。南北大炕,飯桌擺上。酸菜燉肉,粉條燒湯。膀蹄肘子,切碎端上。六個盤子,先吃血腸。這便是家鄉“年豬宴”的絕好寫照。殺豬這天一大早,大人便打發孩子去各家請客,我小的時候就擔當過這種“差事”。若是有誰家不來,大人便要親自出馬,拉著扯著非把你請來不可。北大荒人多么純樸而實在啊。

宴請鄉鄰的肉是豬身上最好的肉,切成大片,放在一口大鍋里,加上酸菜、粉條和調料一起燉煮,而肘子和血腸則是要分別切盤的。提起血腸,那真是家鄉的一道獨特風味菜,其做法是很考究的:在接豬血時就要把各種佐料一起放入,同時要不停地攪動,不能讓其凝結,待腸子洗凈后趁熱灌下,然后慢火燉煮。煮腸的火候和時間的長短很重要,煮老了吃起來發渣,煮的時間不到,切不成塊。衡量殺豬人的手藝,一般不光是看他把豬收拾得如何干凈,還要看他的灌腸技術。我的堂兄由于手藝高,人緣又好,村里請他去殺年豬的最多。

開席的時候,往往有這家主婦的簡短“致辭”:叔叔嬸子,大爺大娘們,今天把大家請來,沒啥好吃的,嘗嘗我家的血腸吧。說是嘗嘗血腸,這只不過是謙辭,上完血腸之后,大盤的肘子、排骨和熱氣騰騰的大碗酸菜燉肉相繼端上。在熱熱鬧鬧的談笑聲中,一席過后,全村人親如一家,平日間如有磕磕碰碰的,隨著人們的散去,也都煙消霧散,就此了之。

長大進城工作后,生活較早年的農村有了天壤之別的變化,唯有家鄉臘月那濃厚的氣息無法從記憶中抹掉,令人久久不能忘懷。


作者:孫忠信 責任編輯:李沛豐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老11选5快彩乐